央廣網北京3月1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據安徽媒體近日報道,安徽六安市徐集鎮一位金姓老人為籌醫葯費,找到鄰居幫忙,把家裡存的五十多斤硬幣送到城區銀行網點兌換,但是因為恰逢周日,銀行表示沒有足夠人員清點因而當天無法兌付。老人一時激動與銀行發生爭吵,而後報了警。
  輿論不禁追問,到底誰該為零幣流通的尷尬負責?來看看其他國家如何應對類似的尷尬。
  >>美國自動兌幣機方便兌換
  留學美國的尹莎說,曾經統計顯示,美國每年約105億美元的硬幣躺在牆角、沙發縫這類地方,於是一個聰明的美國學生髮現了其中的商機。
  1989年,美國斯坦福大學一名家境貧寒但學習成績優異的普通學生默巴克生活特別拮据,他靠幫助學校收發信件、報紙、修建草坪、打掃衛生等簡單的校內勞動獲得一些微薄的經濟收入。默巴克在打掃學生公寓的時候,在牆腳角落裡、沙發縫裡、學生床鋪底下掃出了許多沾滿了灰塵的硬幣,這些硬幣有1美分的、2美分的、5美分的,每間學生公寓里都有。
  當默巴克將這些硬幣還給那些同學的時候,幾乎誰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熱情。他們不屑一顧地說:這些硬幣沒什麼用途,有些是我們故意扔掉的。於是他給財政部和美國中央銀行寫信,反映小額硬幣被人白白扔掉的事情。財政部很快給默巴克回信說,每年有310億美元的硬幣在全國市場上流通,但其中的105億美元被人隨手扔在牆角和沙發縫當中睡大覺。
  由此,默巴克就開始想,如果能有效促使這些硬幣不再躲在角落裡睡大覺,而讓他們滾動起來,這樣既能解決人們為手中硬幣的出路而煩惱,又能為自己帶來可觀的利潤,這該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這就是現在在美國隨處可見的coin star硬幣之星的誕生由來。美國各地的超市、便利店紛紛成為默巴克的合作伙伴。因為從中他們可以享有豐厚的利潤分享。
  1991年,默巴克從斯坦福大學畢業了,於是剛畢業便成立了自己的硬幣之星公司,同時他還訂購了自動的兌幣機在超市當中進行試點經營。自動兌幣機每分鐘可以收兌600名硬幣,而且不需要顧客預先做任何準備工作。所以硬幣之星一開業就大獲成功,顧客只需要將手中的硬幣投進機器內,機器就會轉動顯數,最後打出一張收條寫出硬幣的價格。顧客憑收條到超市服務台可以領取現金。自動換幣機要收取大概9%的手續費,所得利潤與超市按比例分成。
  雖然省時省力,清算明晰,不過顯然美國的“硬幣之星”模式距離我國很遠。在我國,首先法律禁止買賣流通中的人民幣;另外央行也曾在銀行網點推廣試行硬幣兌換機,之所以反應平平,可能是國人還不能接受差額兌換的模式。相關規定顯示,銀行在這一領域可以收取零錢清點費。
   >>歐洲人更喜歡使用硬幣
  旅居法國的萬凌虹介紹,法國乃至歐洲大多更喜歡使用零錢硬幣,同時在銀行、郵局等公共服務機構還會設立“整破零”免費退換機。
  萬凌虹:去郵局的話,比方說你不想排隊,只是想寄封信,忘了買郵票的話,可以直接通過機器買,但是機器只接受硬幣,所以有紙幣換成硬幣的機子。去超市購物的時候,結賬可以通過櫃臺,還可以通過自動售貨機,就是自己去櫃員機里刷條碼,最後機器會告訴你要交多少錢。可以刷卡,也可以直接付現金、付硬幣、付紙幣都可以。
  >>日本整錢換零錢更常見
  與法國類似,日本流通的貨幣當中,從1日元硬幣到10000日元紙幣,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往往可以物盡其用。旅日作家唐辛子表示,在日本,在公共服務場所,時常可以看到紙幣、硬幣雙通道支付技術。
  唐辛子:哪怕是在售票處的地點,有專門用紙幣的地方,還有專門為硬幣設計的地方,不過自動販賣機的話,硬幣小的面額只能到10元日元硬幣,5元或1元的最小份額的硬幣,在自動販賣機上也不好使用,但是,只要是銀行窗口有人的地方,他們還是會非常禮很熱情地接待。
  同時,日本整錢換零錢也更為常見。
  唐辛子:日本用得最多的不是硬幣兌換機,而是一整單一整單的一萬日元,因為它的面額很高,一萬日元或5千日元這種大面額的鈔票要換零的時候,紙票換硬幣的機器很常見,但是硬幣兌整變成紙票的機器很少看到。硬幣相對紙幣更少一些,哪怕日本的商品基本上不會只要幾分幾毛。
  今年4月,日本要開始提高消費稅,唐辛子說,硬幣的處理問題將變得更緊迫一些。
  唐辛子:四月份開始,日本的個人消費水要調價了,由原來的5%調到8%,比如買100塊日元的東西,以前是105塊,現在就變成108塊,我如果付了110塊的東西,可能他就找回我兩分錢。一分、兩分的日元硬幣在接下來流通可能會增加,可能以後會出現一些硬幣處理的方法,目前來說這類現象很少,不具備普遍性。  (原標題:縱覽各國消費方式:美國愛用紙幣 歐洲人偏愛硬幣)
創作者介紹

便宜窗簾

th72thibh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